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新区系列报道之一:桂林走在“临桂时间”

http://guilin.leju.com/  2012年11月13日09:39  桂林晚报


规划中的临桂新区市民中心鸟瞰图。


 规划中的临桂新区中心公园鸟瞰图,其将是临桂新区的“绿肺”。


规划中的临桂新区核心区鸟瞰图。

    任何一个城市,受制于那个时代的经济、传统、文化以及施政者对民生的谋划等历史因素,其变迁的轨迹,无不是从曾经的苍凉,到丰实、到繁华,又至沉重,再谋求突围以获取新的生存与发展空间。

    在这个轨迹上的每一个节点,不仅考量施政者的远见、胆略与智慧,也同时考量城市人文精神——— 是积极进取、敢于拼搏,还是安于现实、耽于安逸?

    于桂林而言,拥有一条漓江是骄傲,也是财富。但同时,也注定了桂林人要为这条不仅属于桂林且更属于世界的漓江,承担更多的历史责任。

    但这并不意味着桂林就始终要为漓江所束缚,不能甩开膀子谋发展。

    “保护漓江、发展临桂,再造一个新桂林”的战略决策,就是在大时代背景下,桂林人在承载历史责任和拓展城市发展和生存空间的需求中反复权衡所作出的必然抉择。

    至今,临桂新区的宏阔构想提出已5年,原本描绘在纸上的这幅蓝图,如今在临桂已经勾勒出了越来越清晰的轮廓。

    在这个义无反顾向前迈进的历史节点上,桂林人当以怎样的目光,去审视“临桂新区”的战略蓝图?

    开篇语:

    2012年11月8日,党的十八大在北京胜利召开。同一天,临桂新区7座桥梁和一座五星级酒店等8个项目同时宣告开工。桂林人民在为十八大盛会献上一份厚礼的同时,也寓示着临桂新区的承载功能和城市品位获得进一步提升。

    从2007年自治区党委、政府确定“保护漓江、发展临桂,再造一个新桂林”的发展战略,临桂新区开始有了完美的蓝图规划:有蓝天白云绿地的公园,有碧水潺潺的生态景观,有繁华热闹的商业中心,有高档华丽的五星级酒店……如今5年过去,新区的土地上座座高楼拔地而起,新区的雏形正在形成。但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感觉新区距离我们还很遥远,认为它还是一个个散布在荒野里的建筑工地,或是雨后的大水塘。

    那么,临桂新区真的离我们还远吗?

    记得也就是20多年前,上海人的口头禅还是“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可如今呢?浦西的一张床好求,浦东的一间房却成为很多人难以企及的梦想。

    再看看桂林人更为熟悉的南宁琅东新区:仅用了短短10多年时间,琅东新区从无到有,从一片荒郊之地逐渐成为引领广西城市的现代都市新区楷模。

    想到这,或许我们也可以给今天的临桂新区抱以更多的信心。

    正如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温家宝总理说过一句话:“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当下,正处在开发建设攻坚关键节点上的临桂新区,也同样需要公众和市场的信心支持。

    为此,本报记者深入新区建设大工地,访谈新区开发管理者和建设者,走访新区投资者和新居民,从他们的视角,来解读新区的信心。

    从今天起,本报将连续推出《临桂新区的信心》系列报道共5篇,以新区建设的时间为经、新区建设进程为纬,看桂林如何走进“临桂时间”、如何启动“临桂引擎”、如何创新“临桂经济”、如何加快“临桂速度”,又如何实践“临桂梦想”。

    ●远见:桂林拓展空间的迫切需要

    从3万年前宝积山上的先民把桂林带入人类文明,到宋代筑城开启桂林的城市历史,再到身处21世纪的现代城市,桂林人始终逐水而居,依赖着漓江生活和发展。

    正因为这种依赖,在全球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中,桂林人付出了代价。

    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为了保护漓江,桂林关停了数十家利润高但有污染的企业,财政收入从1978年的1.49亿元退减至1981年的0.93亿元。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为了保护漓江,桂林工业产业的现代化以及规模化步伐始终滞后于周边城市。每一年,市级财政紧巴巴的钱袋子,还要想方设法挤出巨额资金投入漓江保护。

    也因为这种依赖,多年来,桂林整个城市一直以漓江为核心呈梭状发展,在60平方公里不到的建成区域里,有近90万常住人口,并承载着每年2000多万人次的游客和大桂林12个县百万以上的流动人口。城市内,风景名胜、党政机关、工厂企业遍布,生产区、生活区、游览区混杂,渐渐形成了人口拥挤、交通阻塞的局面。窘迫的城市空间,制约了产业的壮大,更使得漓江的生态环境承载力接近极限。

    一份调研数据显示,至2010年,桂林工业化率和城镇化率都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即使与兄弟城市柳州相比,桂林在城市综合实力上,也远远落后了。这一切,都因为城市发展空间的匮乏,制约了各种产业的壮大。

    寻求城市突围,成为桂林当前刻不容缓的目标。

    而要冲破多年来的发展瓶颈,则必须改变长期以来依附漓江、以漓江为中轴沿江发展的思维定势,拓展新的城市和产业发展空间。

    环视桂林城区四周,向北的灵川县位于漓江上游,向南的阳朔地处百里漓江画廊终端,向东,则是漓江蜿蜒回旋的地域,往这些方向拓展,显然违背保护漓江的初衷。

    最终,向西发展是最好的选择,临桂从此成为桂林拓展城市和产业发展空间的方向。

    这里地势相对平坦,以土山、土坡、国有林场为主,可开发利用的土地较多。这里森林覆盖率高,机场路两边的丘陵都已绿化,拥有建设一座宜居新城的生态基础。这里还拥有义江、西干渠、青狮潭等水源,附近还有沙塘河、蔡塘河、兰塘河等可以利用。在这里建设新区,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城市发展所必需的用水问题和漓江所承载的压力。

    2007年5月,桂林市委三届三次全会确立“开发西部”思路,欲把临桂为重点的桂林西部打造成为承接产业转移的平台。

    这一思路埋下的一个伏笔是———当西部产业被培育壮大后,将为未来桂林城市跳跃式扩展提供空间。

    自治区党委赞赏桂林的这个思路,并帮助它更加完善且更具前瞻性。

    2007年8月20日,时任自治区党委书记的刘奇葆为桂林向西发展的思路作出了战略定位——— 保护漓江,发展临桂,再造一个新桂林。

    这宣示着桂林向西的目标变得宏伟而清晰:不仅是要建设一个产业聚集地,而是要打造一座新城,一座能够实现桂林人跨越式发展目标的新桂林城。

    1个多月后,桂林市四家班子领导齐聚临桂,召开了临桂新区规划建设的第一次会议,桂林从此步入“临桂时间”。

    ●胆略:让桂林向西需要勇气

    2008年5月4日上午,尚未起用的临桂三中新校区里,桂林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在这里宣布,临桂新区工委、新区管委会正式成立,拉开了桂林人再造新桂林的序幕。

    现任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植琳说,当时,他刚从团市委副书记岗位上转到新区,走出会议室的他,心里充满激情和干劲,但看到周围一片荒草地,他又感到万分忐忑。这在当时,也是新区建设者们的共同心态。

    在中国,如桂林这般秀丽的山水之地,且兼有这样深厚文化历史的城市还真不多,由此,也造就了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桂林人闲适、自在、乐活的生活态度,山水孕育的灵气、聪慧,以及与外人文化交融的地利,让桂林人居住的视界甚高。

    因此,在很多桂林人眼里,即使要造一个新桂林,它也必须像老城一样美,且必须美得有深度、有内涵。

    因此,把再造一个新桂林的方向选择在临桂,彰显决策者的胆略。如何让新城的蓝图取得桂林人的认同?如何让新城在没有漓江的时候,也美得有深度、有内涵,更考验决策者们的智慧。

    仔细审视临桂,发现这个在历史上拥有“状元之乡”、“将军之乡”、“冠军之乡”美誉的地方,并不缺乏一个城市所需要的厚重历史文化支撑。

    早在公元前214年,秦始皇统一岭南设置桂林郡,临桂县境就属于桂林郡了。至宋绍兴三年(1133年)升桂州为静江府,治所设在临桂县,使临桂县城成为当时广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时称“西南会府”。到明洪武元年(1368年),设靖江府(后改称桂林府),府治也是设在临桂县城。

    也就是说,历史上的临桂与桂林城,几乎不分你我。

    地理位置的优势,又决定了在这里建设新城能以最小的成本赢得最快的速度。从拓展产业发展空间的角度看,临桂距离桂林市中心仅10余公里,可与老城区保持紧密联系。多年来,国家在该区域已投资100多亿元,打造空港、路网等基础设施。现有的湘桂铁路、桂海高速公路、机场路、万福路、321国道在这里交汇;在国家中长期高速公路网规划中,还有6条从临桂放射的高速公路。这些,都是新城可以共享的发展成果。

    面对如此多的优势条件,新区建设者们有了底气,思路也愈加清晰:

    保护利用新城现有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使之成为塑造新城独特个性的重要部分,使自然景观、人工景观和历史景观有机结合,以有形的城市形象来表现新城无形的历史文化,满足桂林人对于美的挑剔追求。

    调整行政区划,使新城开发管理机构行政权和发展权相统一。这一点,临桂新区工委、新区管委会的成立,已经使新城开发管理拥有了相对独立的行政管理权、资源调配权和财政权力。

    ●智慧“顶层设计”的理念实践

    如何实现上述思路?一个规划蓝图设计的指针性问题摆在新区开发管理机构面前。

    在日益加剧的全球竞争中,一个城市的成败关键,在于争夺企业、旅游者甚至居民的过程中能否取得竞争优势,更何况一座新建之城?在城市战略性管理开始进入地方营销新时代的全球性趋势下,对新城镇开发管理机构提出了新要求:塑造满足“顾客”和社会整体利益需求的空间环境和城市形象。

    对于新城镇的“客户群”来说,选择这里投资、经营、旅游和居住的最基本条件,是因为其具有比较优越的空间环境能满足其需求。既包括生产、就业需求,亦有生活居住等各类消费需求;既有物质供给需求,亦有文化供给和制度保障的需求;既有对公共基础设施配套的需求,也有办公、居住和工业设施需求;有基础性需求,也有各产业特质的需求。

    面对越来越成熟的市场环境,新区开发和管理机构也意识到,以新城镇各类“客户群”需求为导向的新城规划设计与开发,必须考虑到投资收益性和各类项目开发的可实施性,并使之可能在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三方面获得统一。

    这样的意识,决定了临桂新区在此后始终坚持“顶层设计理念”,无论对整个新区规划,还是对某一具体项目。

    为了汇聚最顶尖的智慧,少走弯路,桂林向全球招标临桂新区中心区的城市设计,在34家全球知名设计机构中慎重地选择6家入围,并最终确认美国艾斯弧(杭州)建筑规划有限公司的5号方案。

    这是一家成立于上世纪60年代,在全球享有盛名的专业城市规划设计机构,其为临桂新区量身定做的一套城市建设发展蓝图,用“安全、和谐、多元、高效”的规划理念,来构建“山-水-城-林”的城市发展模式,非常契合桂林未来城市的发展方向。

    这张蓝图,对临桂新区进行梳理和构造,形成“一心,两带,双核双轴,九区”的空间布局。在规划中的13.96平方公里土地上,被赋予了行政办公、商务办公、商业金融、文化休闲、居住为主的多功能“复合型和谐城区”。

    蓝图也高度重视了桂林人的水情结。规划中,临桂新区拥有一条不亚于两江四湖的湖塘水系,设计投资16.2亿元,连通区内原有的蔡塘河、沙塘河、兰塘河,采用跨流域补水的方式实现北水南调,其工程量将是当年两江四湖一期工程的3倍。可以预见,浩大的工程完成后,不仅能满足新区用水需求,也可用贯穿回绕临桂新区的方式绘制出一幅“城在景中”的画卷。

    2012年5月,同济大学出版了一本阐述当前新城设计流行趋势的《新城城市设计》,就将《桂林市临桂新区中心区城市设计》作为重点内容收录入书,将之作为生态新城的典型案例。

    ●信心:建设新城的源动力

    每天早晨,已经77岁的沈德谦给自己注射一支胰岛素后,便出城向西,在临桂新区工地和会议室之间忙碌。这位桂林城市建设的老功臣,如今以新城投资公司技术总顾问的身份参与临桂新区的建设。

    沈德谦坚信,现在这片尘土飞扬的土地上,有着桂林的未来和子孙后代的福祉,这是他愿意为之付出的事业。

    在沈德谦这样的熟知临桂新区蓝图内涵的人们眼里,加速临桂新区建设,对于现在和未来的桂林来说,都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除了保护漓江的目的,加快建成临桂新区,是破解桂林老城区发展空间狭小、产业发展受限、人口过度密集、环境承载力不够等难题,并改变人们长期以来依附漓江、以漓江为中轴发展城市的思维定势的必须举措。用一位市领导的话说,临桂新区的建设,是桂林当前最大的政治、最硬的道理、最紧迫的任务。

    站在时代的高点看去,能否加速建成临桂新区,决定了桂林能否抓住城市发展的历史机遇。国家已批准广西实施《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规划》,桂林如果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形成条件主动融入,将自己打造成为中国—东盟的门户城市,将有利于让桂林在未来占据面向东盟、服务“三南(西南、华南和中南)的高新技术产业基地的优势地位。

    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桂林有得天独厚的条件。目前,我市拥有7所大专院校、22所中等专业学校、20多个科研机构、8.8万专业技术人员,桂林在光电子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精细化工等领域科技水平也处于国内领先地位。

    关于新区建设,有现实的范本,可以为我们注入更坚定的信心。举惊四座的上海浦东新区,方兴未艾的天津滨海新区,这些跳跃式拓展城市发展空间的成功案例,其所展现的勃勃生机让我们惊叹不已,更让我们再没有理由怀疑临桂的明天。

    今天的桂林,崛起一座新城的条件比任何历史时期都要成熟。除了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区,还有大湄公河次区域、中越“两廊一圈”、泛珠三角经济区、西南六省市协作等多个区域合作的开发开放,桂林身处这些经济圈的叠加点当中,无疑将成为新一轮经济增长的热土。这些,为新区的建设者们所坚信。

    这种信心,也使得他们在内心中把新区的开发和建设,当作了自己最迫切的事业。

    信心源于蓝图

    陆汝安

    风云变幻的历史变迁,其实都有脉可循。当我们回望漫长岁月,总能发现有一些伟大的工程,曾默默地改变着历史的走向。

    两千多年前,秦始皇下令建成灵渠,沟通了湘江和漓江。地理上的沟通,带来了经济文化上的输入和交流,由此成就了桂林两千余年历史文化的荣光。

    当我们把目光转向桂林西南郊,这里也有一个不能忽略的“灵渠”,这就是与灵渠并称广西历史上两大重要水利工程的相思埭(又名古桂柳运河)。相思埭位于今临桂会仙镇境内,《新唐书●地理志》记载:“临桂有相思埭,长寿元年(公元692年)筑,分相思水使东西流。”

    与灵渠同样因军事目的建成的相思埭,沟通漓江和柳江,缩短了桂林到柳州的水路,有效扩大了中原的统治版图,成为古代广西、云南、贵州的重要交通水道。曾游历相思埭的徐霞客为之赋诗:“桂柳陡河水长流,虎仔桥上看客舟。龙王庙内钟鼓响,如此风景消旅愁。”

    今天,近代以来曾一度没落尘世的“如此风景”,洗去风尘,让世人重新发现了它的价值。著名歌手谭晶唱道:“相思情话,渲染雨后斜阳;温柔湿地,相约地久天长”,道尽相思埭无尽风光和人文象征。而以相思埭为主要景点的整个会仙湿地,以其“中国最大岩溶湿地”和“漓江之肾”的重要性和独特性,引起了世人前所未有的关注。

    如今,会仙湿地已被命名为“广西桂林会仙喀斯特国家湿地公园”,列入了国家湿地公园试点。对于湿地的保护、恢复和开发,正在展开。这个工程的工程量,远超当年的相思埭。

    而所有这些,却只是临桂新区巨大工程的一部分。这个与500万桂林人民的未来息息相关的巨大工程,其宏伟而壮阔的蓝图,在桂林建设史上前所未有。

    在浓墨重彩的新蓝图中,未来的临桂新区令人激动、令人憧憬:这里将是桂林城市新的政务、经济、文化、商务中心,是融工业、物流、商贸和文化生活为一体的新城区;这里还将建成桂林世界旅游城,打造“一点三星三区”七大功能板块,成为桂林建设国家旅游综合改革试验区的重要载体和突破口。

    我们可以预期,在不久的将来,经过重新“包装”的相思埭,能够恢复昔日与灵渠齐名的光彩,焕发其应有的风采;而我们也坚信,已经画下大蓝图的临桂新区,也必将以大勇气、大智慧,书写历史的新篇章,重铸桂林的大未来。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